Zinio Reader: 有必要降速吗?

有必要降速吗?

高铁全面降速的决定更像是讨好民众之策,而非科学论证的结果。

拟出十条措施欲与高铁争夺客流的民航不必如此劳神了。它的对手正在自降优势。

根据中央的指示,铁道部将对高铁全面降速运营。从8月16日开始,将分阶段实施新列车运行图—时速350公里的高铁调整至300公里;时速250公里的调整到200公里;时速200公里的调整为160公里。

这是一次奇怪的调整:命令由不了解技术和实际运营情况的政府下达;时速被整齐地下调了四五十公里,却没有人给出一个科学的解释—为什么要全面下调?下调到这个速度的合理依据又是什么?

相当一部分人认为高铁速度越慢就越安全,但这显然是一种非科学的论调。

实际上,降速可能有损安全性。高速铁路的“专用性”太强,它并不像高速公路一样,建好了之后上面跑的车可以随意调整速度。

要知道,不同时速的高铁线路的曲线半径、超高和轨道承载力等指标在建造时就有所区别。比如,一条按照时速350公里设计的铁路线路,其曲线半径跟300公里及250公里并不相同,产生的离心力也不同,也就是说,只有机车按照设定速度运行才能达到最佳的安全效果。

对此,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荣朝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了进一步的解释:这种高铁线路不但不能当作普通铁路使用,甚至列车降速过多都会引发行车事故。

人们容易这样理解问题:列车越慢,追尾事故的严重性越低。但高铁安全首先应该保证的是不发生追尾,而不是以何种速度追尾。实验证明,高铁速度越高,脱轨系数越小。

高铁线路在运营之前已经经过了多次超高速实验,而以350公里时速运营了一年半的武广高铁也并未出现安全问题。发生在7月23日的惨剧并不是列车高速行驶造成的,而是信号设计问题。

让高铁全面降速的决定更像是政府在情急之下讨好民众之策,而不是经过了缜密计算和科学论证的结果。至少,在7月1日首次宣布高铁降速降价时,政府及铁道部就应该以明确的数据向公众解释清楚降速和安全性之间的关系。

降速降价也许能让政府安抚部分民众的情绪,躲过人们对温州事故的质疑。但问题的本质不解决,温州的一幕就有可能再次发生。

降速救不了中国高铁。它的根本问题不在于行驶速度,而在于是否具备科学态度。

在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中,确实不断有“太快”的感慨,这是常理常情,而铁道部作为主管方,应该给予一个科学的解释—抢修抢通车,造成公众进一步不满,是对灾难产生原因缺乏科学态度;而一味将问题解决方式归为“降速”,在快慢上作文章,其隐含意义无非是把过错都推到强调“快”的前任身上,这其中是科学还是潜规则,判断起来并不难。

而且,遗憾的是,政府在对这起事故的处理和后续的整改之中,也没让人看出太多对科学精神的尊重,以政令形式解决眼前问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亲民风格让人安心,但在对未来进一步如何发展这个问题上,一定应该以理性、务实的态度—也就是遵循科学精 神。

当初创纪录式追求行驶速度,追求建造速度,这有悖于科学精神,铁道部应该首先检讨。但接下来不问青红皂白,以各减50公里的方式解决以往的“不科学”,那显然是进入到新的错误之中。

前任蛮干,后任颟顸,科学总是缺位,这是动车事故之外的另一个悲剧。

发自我的 iPhone

Posted in |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