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那个煞笔

难得一个悠长的周末,天气不粗,下班不算晚,提车,直接开到旁边的洗车行里外轮子都好好清洁一下,顺便打蜡。

被告知要一个半小时,那种能抗4个月的蜡,成,有的是时间,就向东南溜达,目标Camberwell shopping complex

自从开上爱上车轮子之后,日日Sandy Bay的功夫就废了,在这不得已的一个半小时,也算是回味一下生活吧。




还在看阿特拉斯耸耸肩,甚至想要从头看了,看了这么久,好多细节都不记得了。在书里的世界里,运转世界的引擎正在慢慢的停下:“谁是约翰高德?!”

路过了Boarders,这不务正业的书店里面开着巧克力馆提供纯美的咖啡和巧克力奶,每个座位上都有不同年纪的人捧着书,只可惜柜台不见客人……最近关闭了十几家,书店很难啊,给宝宝买了一个条格本子,上面的红发娃娃让我一下子就想到她。

往前走还有“jb嗨呀”,如惯例的走进去,才又发现和上次一样没什么想要买的东西,上次也和上上次一样,上上次也……看JB前几年扩张的真是厉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成Boaders,sorry,不是唱衰你啊,我对你唯一的不满只是你不接受美国运通而已。

想买个Xbox360的手柄,主机买了4年了?竟然没有配上第二个手柄,看来从一开始我就不是NGC,DC时代的疯子了,想和人耍Fifia11,没手柄没游戏,擦。忽然想起来,服务器上的70级人类恶魔术士想我不?一年多没有充值了,不知道85级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啊,“最后的微笑”这斧子的名字怎么听都好听,还有“千言万谎之匕”。

一路溜达回洗车行,上车却把条格本子忘在了店里,回到家才发现,真是后知后觉,整整一个晚上寻寻觅觅往年的感觉,寻寻觅觅那个煞笔

Posted in 标签: , |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