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的流言

小的时候,老师让我们作小声传话的游戏,一排同学,老师告诉第一个人一件事,然后传下去,最后面目全非,我们都经历过这个游戏,似乎没有人说过它的意义。

抵制家乐福,看到一些言论,不讨论它的真伪,只是觉得幼稚并感到中间夹杂的自卑。(大体上内容为:发过政府联合家乐福高层打算用很多钱来进行低价倾销,声称要再次让中国人来踩踏。还是忍不住要分析一下,在国外,每年4次打折,圣诞最甚,经常打到70%,我没有听说是政府投资来赔本做生意的。)

好吧,姑且认为里面都是真的,如果不哄抢,井然有序,我们把他2000万欧元变成自己的实惠好不好?即买了便宜东西,又有面子,比起在人家门口贴大字报有文化吧?泱泱大国啊。

再说到ZD,看看印度哥们儿,来看看他们的观点,他们何以主观的如此客观?

在拉杰大街附近等候火炬传递德里大学历史系学生阿米特说,他和同学们都很关心火炬传递,他认为“藏独”分子的抗议对大多数爱好体育的印度人民参加和观看火炬接力是个妨碍。

回过头看看在家乐福门口不让人进去甚至攻击反对抵制家乐福的同胞的中国同胞,何以客观得如此主观……

Posted in 标签: |

1 评论:

  1. Fenridal Says:

    See Pleas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