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性的代价

人是多么缺乏安全感的动物,不过经常单向思维。

例子:阿德莱德处在莫累达令盆地的最下游,由于莫累达令水系从昆士兰流经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最后才会到达南澳洲,加上上游大量的灌溉,水质实在不太好,为此政府花费大量资金进行水处理,并且因此和上周各州以及联邦政府闹别扭。

与此同时,阿德莱德作为澳洲较为干旱的城市,年降雨量依旧接近城市生活用水量,可惜的是,这些降水都会经由地下水系统送往南太平洋。

从天而降的雨水净化难度并不会高过盐含量严重超标的河水,为什么加以利用?两套给水设施运作困难就直接用雨水做生活用水源?因为要考虑到城市的发展以及雨水的不确定性,所以我们使用河水。恩,雨水我们可能有一年不够,河水十几年后彻底不能饮用,人们通常选择后者。只知道要增长(雨水增长只能看全球趋势/未来地形森林等方面的发展),却不知道节约。

水不够就要省着点,谁都应该如此,这什么时候成了使用其他水源的理由了。

Posted in 标签: |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