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水在那


水呢,每年散到大气层外面的水有多少,我不知道。

谁都去哪了?都说地下水被用掉太多,悉尼听说都要下陷了。雨水可以做什么?以干旱著称的南澳城市阿德莱德每年的降水约等于城市的用水量,不过,他们依旧使用莫累达令的水,雨水入海。

河水都被大坝了,怒江也要建,生态,水质,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么?谁说水电站是清洁能源?君不见三峡大坝年降水量一半于下游,该洪水洪水,装机量只有全国2%,依旧供不应求,还不如伊泰普水电站发电量(因为三峡水位变化大)。

自然的真面目是循环,你把它固定,早晚要出问题。

什么事情都要换角度看,近看看远看看,瞎子摸象的事情似乎永远都在发生。

前几年就看到科学杂志上面的讨论,内容是一斤牛肉消耗多少水,一斤茶叶消耗多少水。2008斯德哥尔摩水学奖还授予了计算一堆咖啡消耗多少水的科学家。瞎子摸象还摸到一枚奖状。

循环,时间有长有短,水循环,就好象大陆也在循环一样,水变成咖啡了么?当然不是,就像别的植物一样,水被蒸发成为水蒸气,水来到地下成为地下水,农业用地的地下水通常很高,因为灌溉技术(所以农民们也许需要种植耗水树来当自然水泵),成为地下水的话,联通到周围的河流然后入江入海,也有可能带上磷之类的东西。然后自然慢慢的去循环,当然,人类也可以为了加快一些去洁净这些水。所以,水还在这。

万物都需要水,说回来还是在怕别的东西和人抢水喝,可怜的万物。很多时候很多报道都有很多的偏颇,只说一面,从来不在重点,面对水危机,节约用水的应该是所有人,农民,城市居民,通过现有的技术和管理来面对水危机,而不是在无端的说,啊,喝咖啡的人们啊,你们有罪。

水一直在那。

Posted in 标签: , |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