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黑客,用户还有环保

黑客,我想引用一下他的正面形象-自由者。

系统,我想引用一下他的中立形象-规则制定方。

先说一下:我不搞技术的。

正文:

keso思维的乐趣看到了有关《征途》黑洞的文章,以及一个“那个强大的、无所不在的、不可抗拒的‘系统’”。那是一个赚钱的系统,这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这个系统说人话不干人事,问题在于面对和超越系统,用户所需的太多。。。需要时间去看清,需要局外人的提醒,需要自我意识的觉醒,甚至需要感到疲惫和危险,然后,单个的少量的用户离开依旧淹没不住后来者无畏的奋勇,有些用户也许永远无法看透这个系统。

2007年,太湖、滇池、巢湖的蓝藻接连暴发,“水”,终于借助这些时间和靠风沙获得眼球的“树”站在了一起,让人们知道,“水”也要治理,水资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而系统,作为规则的制定方,所做的就是,谨秉持其指定方针。

基本上,各地的方针与中央相左,相互又很接近,他们向政绩看齐,向经济靠拢。然而,真的实施起来,中央也的确帮不上忙,地方又有苦没地方吐,硬性关了小造纸厂一个村没饭吃,你说关不关,罚款的话,
若排污点不购置治污设施,一个日产百吨的小型造纸厂日均降低成本15000元。罚一次,最多10万元,他们10天不到就挣回来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环境问题。没办法,煤矿油田的这些公司赚的国家的钱,只是到头来不能像美国选举那样大笔大笔的画到政府的身上。我终于发现一条一党专政不好的地方了。

更好玩的事情是这样的:
乐山市为此设计了“匿名有奖举报管理办法”:12369会给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的举报者一个“序列号”,依靠这个序列号举报者可以获得举报相应的奖励,最高时能达到10000元。其实这方法也倒真不错,要不然你就成了下一个吴立红,他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系统黑客,我打赌。

黑客与系统争锋相对,作为用户的我们不求真的参与,但求声音被听到。就算是用后门程序窃听都比不闻不问强。

Posted in 标签: , |

0 评论: